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原创]那些没人买的房子,为什么宁肯炸掉也不给穷人住?

来源:www.xlpatent.cn 点击:1878

style=' word-spacing : 2px;'

几天前,有一群人说:许多房子已经建成空并被搭建起来,最后被炸毁,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是一种犯罪,相关人员应承担责任。

我说:没有人买下房子,把它炸毁,然后在原来的土地上重新设计,这在法律上符合市场原则。把它分发给穷人就是破坏市场规则,从而破坏整个市场的健康发展。

这和一句令人愤慨的话没什么不同。它炸开了锅,被一些朋友指责为冷酷无情和富有同情心。 是的,当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们读到资本主义国家的牛奶如果卖不出去,宁愿被抛弃,也不愿被穷人喝。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邪恶和残酷。现在我们走得太远了。即使我们炸毁房子时不给穷人一个住的地方,这合法吗?这种论点绝对荒谬可笑。

然而,在我的解释和讨论之后,每个人都沉默了,不再反驳我的观点。他们似乎也接受了那些空房子。炸掉原来的土地,重新设计它是建造新房子最合理和合法的选择。

首先,我们问谁的房子被炸了?

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政府公共建筑,第二种是开发商开发的商业或住宅建筑,第三种是没有正式手续的非法建筑 目前,许多城市炸毁了非法建筑。由于不符合城市用地功能规划,设计施工过程未获批准,质量得不到保证,爆破基本无争议。 当然,政府可以考虑向一些质素较好的非法建筑物的业主作出适当的赔偿,并把它们改建为安置房屋。然而,这种可用的非法建筑很少,也不是争议的焦点。 然而,政府公共建筑有相对严格的程序,建造时使用合理。即使它们是临时安装的空,它们将来也可以用于其他目的,爆炸的可能性很小。 当然,如果政府的公共建设最终出了问题并想炸毁它,它肯定会负责任。

什么样的房子最有可能被空炸毁?这是开发商建造的商业或住宅建筑,没有人可以购买,也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所有开发商,其初衷无疑是想赚钱,希望自己建造的建筑能卖完 正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国富论》中所说,商业自然会使商人养成组织、节约和谨慎的习惯,使他更适合执行任何改进的项目,并获得利润和成功。

然而,市场往往不可预测,开发商的水平参差不齐。尤其是当市场热的时候,各种肤色的人都会蜂拥而至。他们在房地产开发方面往往缺乏丰富的资金、经验和专业知识。他们看着别人赚钱,但也渴望进入市场。然而,它们缺乏对市场需求的研究,产品设计不合理,建筑质量差。 结果,房子建成了,但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成为一个长期空烂尾楼。

一般来说,大型开发商实力雄厚,经验丰富,项目管理良好,很少出现项目未完成的现象。大多数未完成的项目都是小开发商,一些项目公司,而公司只有这样一个项目。 这些项目公司的开发商不够强大。以前购买的土地和基本项目已经耗尽了资金。甚至这些资金也来自筹资、贷款和私人贷款。 在建设过程中,还存在各种拖欠款项,如建设单位的项目资金、供应商的材料等。由于建设单位拖欠项目资金,大量农民工工资被拖欠。 如果项目卖得好,还款顺利,那么所有的欠款都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还清,大家都很开心。 然而,一旦销售不利,项目结束严重,这些债务无法偿还,成为长期坏账,甚至无法获得农民工的工资。

如果结局糟透了呢?有几种可能性 一种可能性是当时市场不景气。一段时间后,市场复苏并变得火热。最初的开发者可以在项目完成后重新打包并出售。 但更多的是进行资产处置,由政府牵头,引进新的强大开发商,在项目进行出售后进行适当的改造,项目转移资金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按比例偿还债务 如果未完成的事业很短,债务也很低,那么全额还款并非不可能。 例如,深圳的凯撒中心和万科袁俊都是烂尾楼。它们很长时间没有完成空。凯撒和万科接管后,他们重新包装、翻新并成功进入市场,这也使得原有债务得以合法清偿。 还有许多其他项目,由于原始定位不当、设计不合理、产品质量差,完全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新开发商接管后,他们只能炸毁原有建筑,重新规划、设计和建造,否则就无法被市场认可。

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海南和惠阳,市场过热,泡沫过大。许多房子建在废弃的地方。近年来,随着两地房地产市场的复苏,原有土地的价值已经大大提高,但建筑已经落后于时代。新的开发商只能炸毁原有的建筑,生产满足当前市场需求的产品。否则,即使那些腐烂的房子被重建,它们也将与现有的建筑不协调,这将大大拖累风景。

你为什么说炸掉并给穷人是违法的?因为尽管房子已经烂透了,但产权仍然有效。 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之一是尊重和保护私有财产权。由于产权属于开发商,即使它们贬值,也不能任意剥夺。 如果政府想给穷人分配住房,只能与开发商协商一个他愿意接受的低价,这相当于降价。 事实上,近年来在一些地方,当房地产销售不好的时候,他们会以折扣价向开发商购买房屋进行重新安置,这有效地缓解了市场的饱和,降低了未完事业的风险。 然而,即使是不能投入使用的房子也不是一文不值。 房地产的价值一方面是房子本身,另一方面是它下面的土地。 这栋房子只能被毫无价值地炸毁,但它下面的土地仍然有很高的价值。 特别是,早先供应的一些土地的价值可能翻了几倍。 引进新开发商对原有资产进行重组,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可以获得自己的工资,而其他债权单位也可以按比例获得一定的还款。 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和债权单位从项目中获得合法权益是否比没有任何投入的穷人更合理?

炸毁无用的房屋也更符合市场规则。 试想,如果没有人住在穷人的房子里,会形成什么样的市场反应?不是每个人都买房子,等待开发商的房子变坏,所以每个人都有免费的房子住。 然而,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不,因为那时没有人会成为开发商,整个房地产行业会萎缩,这将导致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停滞。

回到前面提到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你不能卖更多的牛奶而不是倒出来,而不是免费给穷人?有一段时间,只要市场上还有需求,那些减产养牛的人仍然可以盈利,仍然愿意养牛。 如果给予穷人更多,一方面,穷人将不再花钱买牛奶,甚至可能不会为了钱而喝牛奶,这将对整个奶业造成损害,并将成为每个人都不愿意养牛,每个人都没有牛奶喝。 避免浪费只能由政府在以适当的低价购买后作为穷人的社会福利来实现,而不是由乳品所有者免费给穷人提供饮料(作为少量的慈善,但不是作为正常行为)

这不仅适用于牛奶,也适用于所有行业。 在任何行业,资本投资无疑都是为了盈利,但当市场本身失灵时,生产就不可能完全符合需求。 当市场失灵时,政府只能依靠市场自身的调节功能,进行适当的引导来优化市场,而不是脱离法治和市场的基本原则,以行政手段强行干预市场,这只会导致整个市场的崩溃,最终使所有人无法获得生活所需的产品。

委内瑞拉是一个警告。政府不放开市场价格,强行征用企业产品,并随意分配给穷人,使国内私营企业无法生存。最终,他们甚至没有卫生纸。米饭和肉必须凭票供应。超市空空像这样,人们的生活年久失修。

Hayek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说:法律面前的形式平等与政府为所有人实现物质或实质平等的自觉努力相冲突,事实上是不相容的。 此外,任何旨在实现公平分配这一主要理想的政策都必将导致法治的破坏。

我们必须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我们也必须有一颗理性的心。 对穷人来说,最好的补救办法是建立更公正的社会秩序,提供更好的教育和就业机会,而不是免费给富人东西。

特别声明:这篇文章是由网易自主媒体平台“网易诺”的作者上传发布的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随帖子

在帖子“0

Join

Read next

Join

National Day”之后,300个城市公布了土地销售收入,房奴们泪流满面“回到网易家园

几天前,有一群人说:许多房子已经建成空并被搭建起来,最后被炸毁,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是一种犯罪,相关人员应承担责任。

Style=“字距Px”

几天前,有一群人说:许多房子已经建成空并被搭建起来,最后被炸毁,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是一种犯罪,相关人员应承担责任。

我说:没有人买下房子,把它炸毁,然后在原来的土地上重新设计,这在法律上符合市场原则。把它分发给穷人就是破坏市场规则,从而破坏整个市场的健康发展。

这和一句令人愤慨的话没什么不同。它炸开了锅,被一些朋友指责为冷酷无情和富有同情心。 是的,当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我们读到资本主义国家的牛奶如果卖不出去,宁愿被抛弃,也不愿被穷人喝。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邪恶和残酷。现在我们走得太远了。即使我们炸毁房子时不给穷人一个住的地方,这合法吗?这种论点绝对荒谬可笑。

然而,在我的解释和讨论之后,每个人都沉默了,不再反驳我的观点。他们似乎也接受了那些空房子。炸掉原来的土地,重新设计它是建造新房子最合理和合法的选择。

首先,我们问谁的房子被炸了?

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政府公共建筑,第二种是开发商开发的商业或住宅建筑,第三种是没有正式手续的非法建筑 目前,许多城市炸毁了非法建筑。由于不符合城市用地功能规划,设计施工过程未获批准,质量得不到保证,爆破基本无争议。 当然,政府可以考虑向一些质素较好的非法建筑物的业主作出适当的赔偿,并把它们改建为安置房屋。然而,这种可用的非法建筑很少,也不是争议的焦点。 然而,政府公共建筑有相对严格的程序,建造时使用合理。即使它们是临时安装的空,它们将来也可以用于其他目的,爆炸的可能性很小。 当然,如果政府的公共建设最终出了问题并想炸毁它,它肯定会负责任。

什么样的房子最有可能被空炸毁?这是开发商建造的商业或住宅建筑,没有人可以购买,也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所有开发商,其初衷无疑是想赚钱,希望自己建造的建筑能卖完 正如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国富论》中所说,商业自然会使商人养成组织、节约和谨慎的习惯,使他更适合执行任何改进的项目,并获得利润和成功。

然而,市场往往不可预测,开发商的水平参差不齐。尤其是当市场热的时候,各种肤色的人都会蜂拥而至。他们在房地产开发方面往往缺乏丰富的资金、经验和专业知识。他们看着别人赚钱,但也渴望进入市场。然而,它们缺乏对市场需求的研究,产品设计不合理,建筑质量差。 结果,房子建成了,但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成为一个长期空烂尾楼。

一般来说,大型开发商实力雄厚,经验丰富,项目管理良好,很少出现项目未完成的现象。大多数未完成的项目都是小开发商,一些项目公司,而公司只有这样一个项目。 这些项目公司的开发商不够强大。以前购买的土地和基本项目已经耗尽了资金。甚至这些资金也来自筹资、贷款和私人贷款。 在建设过程中,还存在各种拖欠款项,如建设单位的项目资金、供应商的材料等。由于建设单位拖欠项目资金,大量农民工工资被拖欠。 如果项目卖得好,还款顺利,那么所有的欠款都可以一个接一个地还清,大家都很开心。 然而,一旦销售不利,项目结束严重,这些债务无法偿还,成为长期坏账,甚至无法获得农民工的工资。

如果结局糟透了呢?有几种可能性 一种可能性是当时市场不景气。一段时间后,市场复苏并变得火热。最初的开发者可以在项目完成后重新打包并出售。 但更多的是进行资产处置,由政府牵头,引进新的强大开发商,在项目进行出售后进行适当的改造,项目转移资金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按比例偿还债务 如果未完成的事业很短,债务也很低,那么全额还款并非不可能。 例如,深圳的凯撒中心和万科袁俊都是烂尾楼。它们很长时间没有完成空。凯撒和万科接管后,他们重新包装、翻新并成功进入市场,这也使得原有债务得以合法清偿。 还有许多其他项目,由于原始定位不当、设计不合理、产品质量差,完全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新开发商接管后,他们只能炸毁原有建筑,重新规划、设计和建造,否则就无法被市场认可。

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海南和惠阳,市场过热,泡沫过大。许多房子建在废弃的地方。近年来,随着两地房地产市场的复苏,原有土地的价值已经大大提高,但建筑已经落后于时代。新的开发商只能炸毁原有的建筑,生产满足当前市场需求的产品。否则,即使那些腐烂的房子被重建,它们也将与现有的建筑不协调,这将大大拖累风景。

为什么说炸掉更合法而分给穷人住不合法呢?因为房子虽然烂尾了,但产权还是开始商的。法治社会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尊重、保护私有产权,既然产权属于开发商,即使贬值了,也不能随意剥夺。如果政府要分给穷人住,那只能是和开发商洽谈一个他愿意接受的低价,相当于降价处理。其实近些年一些地方在房产销售不好的时候,就有从开发商手上以折扣价购买用作安置房的作法,有效缓解了市场的饱和,减少了烂尾的风险。 而即使烂尾无法投入使用的房子,也并非全无价值。房地产的价值一方面是房屋本身,另一方面是其下面的土地。房子只能炸掉没有价值,但其下面的土地还有很高的价值。特别是一些早期供应的土地,其土地价值可能已经翻了数倍。引进新的开发商对原有资产进行重组,被欠薪的员工可以拿到自己的工资,其它债权单位也可以根据比例得到一定的偿还。难道被欠薪的员工和债权单位,不比没有任何投入的穷人,更有理由从项目中得到合法的权益吗?

将无法使用的房子炸掉,也更符合市场规则。试想,如果将没有人住的房子分给穷人住,会形成什么样的市场反应?大家不买房子,等着开发商的房子烂尾,这样大家都有免费的房子住了。然而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不会有,因为那样就没有人来当开发商了,整个房地产行业因此而萎缩,进而导致国家整个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回到前面讲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牛奶多了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免费发给穷人?一时多了,只要市场还有需求,后面减少产量养奶牛的仍能赢利,仍然愿意养奶牛。如果多了就送给穷人喝,那一方面穷人不再花钱买牛奶,甚至可能自己不喝去换钱,那是对整个牛奶产业造成破坏,就会变成大家都不愿意养奶牛,大家都没牛奶喝。避免浪费只能是政府以适当的低价购买后作为社会福利发给穷人,而不能是奶牛主无偿的送给穷人喝(作为慈善少量的送也可以,但不能作为一种常态行为)。

不仅牛奶,所有行业都是如此。任何一个行业,资本投入进来无疑都是想逐利,但市场本身有失灵的时候,不可能生产与需求正好完全吻合。当发生市场失灵的时候,只能依靠市场自身的调节作用,政府进行适当的引导来优化市场,而不能脱离开法治的转道、市场的基本原则,以行政的手段强行干预市场,那样只会让整个市场崩溃,最终所有人都无法得到自己生活所需的产品。

委内瑞拉就是前车之鉴,政府不放开市场价格,强行征召企业的产品,随意的分配给穷人,使国内的民营企业都无法生存,最终连手纸都没有,大米、肉都要凭票供应,超市空空如也,人们的生活破败不堪。

哈耶克在 《通往奴役之路》 中说: 在法律面前的形式上的平等,是和政府有意识的地使各种人在物质上或实质上达到平等的活动相冲突并在事实上是不相容的。而且任何旨在实现公平分配的重大理想的政策,必定会导致法治的破坏。

我们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更要有一个理性的头脑。对穷人最好的救济是营造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秩序,提供更好的教育与就业机会,而不是将富人的东西拿来免费分给他们。

style='word-spacing: 2px;'

前几天有一个群里,有人说: 现在很多房子建好了空置着,最后炸掉了,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是犯罪,要追究相关人的责任。

我说: 房子没人买,炸掉,在原有土地上重新规划设计,才是合法的符合市场原则的,而将它分给穷人住,反而是破坏市场规则,进而破坏整个市场的良性发展。

这话无异大逆不道,炸开了锅,被一些群友指责为冷酷无情、毫无体恤之心。是啊,从小我们在学校,读到资本主义国家牛奶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给穷人喝,那是资本主义的邪恶与残忍,如今我们自己更过分,连房子炸掉都不给穷人住居然还有理合法了?这样的论调简直是荒谬绝伦、胡言乱语。

然而,在我的一番解释、论述后,大家陷入了沉默,不再反驳我的观点,他们似乎也接受了那些空置的房子,炸掉在原土地上重新规划设计,建造新房子是最合理、合法的选择。

首先,我们问被炸掉的房子是谁的?

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政府公共建筑,第二种是开发商开发的商业或者住宅建筑,第三种可能是没有正规手续的违规建筑。 当前,很多城市炸掉的是违规建筑,由于不符合城市土地功能规划,设计与建筑过程中没有经过审批,质量缺乏保证,炸掉也基本没有争议。当然,一些质量较好的违规建筑,政府可以考虑对业主进行适当的补偿,改作安置房,但这种可用的违建是极少数,也并不是人们争议的焦点。 而政府公共建筑,程序比较严谨,建筑的时候有合理的用途,即使暂时空置,未来也可以作其它用途,被炸掉的可能也几乎没有。当然如果政府公建最终出了问题要炸掉,那也是必然有追责的。

那什么样的房子最可能因空置而被炸掉呢?就是开发商建造的没有人买的,不符合市场需求的商业或住宅楼。 所有开发商,初衷无疑都是想赚钱,希望自己盖的楼能卖出去。如亚当-斯密在 《国富论》 中所言: 商业自然地使商人形成有条理、节省和谨慎的习惯,使他更加适合于执行任何改良的项目,并获得利润和成功。

但是市场往往又是变幻莫测的,而开发商水平又良莠不齐,尤其是在市场火热的时候,各色人等纷纷杀入,他们往往既缺乏雄厚的资金,又缺乏房地产开发的经验与专业知识,看着别人赚钱,也头脑发热杀进市场,然而对市场需求缺乏研究,产品设计不合理,建筑质量粗糙低劣。于是,房子建好了,却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成了长期空置的烂尾楼。

一般而言,大型的开发商实力雄厚,经验丰富,工程管理到位,很少出现烂尾的现象,烂尾的多是些小开发商,是一些项目公司,就是公司只有这么一个项目。这些项目公司开发商自身实力都不强,前期购买土地、基础工程已经将资金消耗贻尽,甚至这些资金都是集资、贷款、民间借贷而来。而在建造过程中,又拖欠着施工单位工程款、供应商材料款等各种款项,而因拖欠施工单位工程款连带而拖欠着大量的农民工工资。如果项目销售好,回款顺利,那可以将这些欠款一一还掉,大家皆大欢喜。而一旦销售不利,项目烂尾,这些欠款就无法偿还,成为长期的烂账,甚至农民工的工资都无法拿到。

如果烂尾怎么办呢?有几种可能。一种可能当时市场不好,过了一段时间市场复苏了,火爆了,可以由原开发商将工程完善后重新包装出售。但更多的是进行资产重新处置,由政府牵头,引进新的有实力的开发商,将项目进行适当的改造后进行销售,项目转让的资金遵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按比例偿还债务。如果烂尾时间短,负债额低,完全偿还也不是不可能。 比如深圳的佳兆业中心、万科俊园,原来都是烂尾楼,长期空置未完工,后来由佳兆业与万科接手后,重新包装、改造,成功入市,也让原来的债务得到了合法的清偿。 还有很多项目,由于原来的定位不当,设计不合理,产品质量不佳,完全不符合市场需求,那在新的开发商接手后,只能将原来的建筑炸掉,重新规划、设计、建造,否则无法得到市场的认可。

比如九十年代初海南和惠阳,市场过热,泡沫过大,在荒僻的地方建造了很多房子,到了近些年,两地的房地产市场复苏以后,原有的土地已经大幅增值,但建筑却早已落后于时代,那新来的开发商只能将原有的建筑炸掉,建造符合当今市场需求的产品,否则那些烂房子即使再改造,也与现有的建筑格格不入,大煞风景。

为什么说炸掉更合法而分给穷人住不合法呢?因为房子虽然烂尾了,但产权还是开始商的。法治社会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尊重、保护私有产权,既然产权属于开发商,即使贬值了,也不能随意剥夺。如果政府要分给穷人住,那只能是和开发商洽谈一个他愿意接受的低价,相当于降价处理。其实近些年一些地方在房产销售不好的时候,就有从开发商手上以折扣价购买用作安置房的作法,有效缓解了市场的饱和,减少了烂尾的风险。 而即使烂尾无法投入使用的房子,也并非全无价值。房地产的价值一方面是房屋本身,另一方面是其下面的土地。房子只能炸掉没有价值,但其下面的土地还有很高的价值。特别是一些早期供应的土地,其土地价值可能已经翻了数倍。引进新的开发商对原有资产进行重组,被欠薪的员工可以拿到自己的工资,其它债权单位也可以根据比例得到一定的偿还。难道被欠薪的员工和债权单位,不比没有任何投入的穷人,更有理由从项目中得到合法的权益吗?

将无法使用的房子炸掉,也更符合市场规则。试想,如果将没有人住的房子分给穷人住,会形成什么样的市场反应?大家不买房子,等着开发商的房子烂尾,这样大家都有免费的房子住了。然而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不会有,因为那样就没有人来当开发商了,整个房地产行业因此而萎缩,进而导致国家整个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回到前面讲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牛奶多了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免费发给穷人?一时多了,只要市场还有需求,后面减少产量养奶牛的仍能赢利,仍然愿意养奶牛。如果多了就送给穷人喝,那一方面穷人不再花钱买牛奶,甚至可能自己不喝去换钱,那是对整个牛奶产业造成破坏,就会变成大家都不愿意养奶牛,大家都没牛奶喝。避免浪费只能是政府以适当的低价购买后作为社会福利发给穷人,而不能是奶牛主无偿的送给穷人喝(作为慈善少量的送也可以,但不能作为一种常态行为)。

不仅牛奶,所有行业都是如此。任何一个行业,资本投入进来无疑都是想逐利,但市场本身有失灵的时候,不可能生产与需求正好完全吻合。当发生市场失灵的时候,只能依靠市场自身的调节作用,政府进行适当的引导来优化市场,而不能脱离开法治的转道、市场的基本原则,以行政的手段强行干预市场,那样只会让整个市场崩溃,最终所有人都无法得到自己生活所需的产品。

委内瑞拉就是前车之鉴,政府不放开市场价格,强行征召企业的产品,随意的分配给穷人,使国内的民营企业都无法生存,最终连手纸都没有,大米、肉都要凭票供应,超市空空如也,人们的生活破败不堪。

哈耶克在 《通往奴役之路》 中说: 在法律面前的形式上的平等,是和政府有意识的地使各种人在物质上或实质上达到平等的活动相冲突并在事实上是不相容的。而且任何旨在实现公平分配的重大理想的政策,必定会导致法治的破坏。

我们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更要有一个理性的头脑。对穷人最好的救济是营造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秩序,提供更好的教育与就业机会,而不是将富人的东西拿来免费分给他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style='word-spacing: 2px;'

前几天有一个群里,有人说: 现在很多房子建好了空置着,最后炸掉了,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是犯罪,要追究相关人的责任。

我说: 房子没人买,炸掉,在原有土地上重新规划设计,才是合法的符合市场原则的,而将它分给穷人住,反而是破坏市场规则,进而破坏整个市场的良性发展。

这话无异大逆不道,炸开了锅,被一些群友指责为冷酷无情、毫无体恤之心。是啊,从小我们在学校,读到资本主义国家牛奶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给穷人喝,那是资本主义的邪恶与残忍,如今我们自己更过分,连房子炸掉都不给穷人住居然还有理合法了?这样的论调简直是荒谬绝伦、胡言乱语。

然而,在我的一番解释、论述后,大家陷入了沉默,不再反驳我的观点,他们似乎也接受了那些空置的房子,炸掉在原土地上重新规划设计,建造新房子是最合理、合法的选择。

首先,我们问被炸掉的房子是谁的?

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政府公共建筑,第二种是开发商开发的商业或者住宅建筑,第三种可能是没有正规手续的违规建筑。 当前,很多城市炸掉的是违规建筑,由于不符合城市土地功能规划,设计与建筑过程中没有经过审批,质量缺乏保证,炸掉也基本没有争议。当然,一些质量较好的违规建筑,政府可以考虑对业主进行适当的补偿,改作安置房,但这种可用的违建是极少数,也并不是人们争议的焦点。 而政府公共建筑,程序比较严谨,建筑的时候有合理的用途,即使暂时空置,未来也可以作其它用途,被炸掉的可能也几乎没有。当然如果政府公建最终出了问题要炸掉,那也是必然有追责的。

那什么样的房子最可能因空置而被炸掉呢?就是开发商建造的没有人买的,不符合市场需求的商业或住宅楼。 所有开发商,初衷无疑都是想赚钱,希望自己盖的楼能卖出去。如亚当-斯密在 《国富论》 中所言: 商业自然地使商人形成有条理、节省和谨慎的习惯,使他更加适合于执行任何改良的项目,并获得利润和成功。

但是市场往往又是变幻莫测的,而开发商水平又良莠不齐,尤其是在市场火热的时候,各色人等纷纷杀入,他们往往既缺乏雄厚的资金,又缺乏房地产开发的经验与专业知识,看着别人赚钱,也头脑发热杀进市场,然而对市场需求缺乏研究,产品设计不合理,建筑质量粗糙低劣。于是,房子建好了,却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成了长期空置的烂尾楼。

一般而言,大型的开发商实力雄厚,经验丰富,工程管理到位,很少出现烂尾的现象,烂尾的多是些小开发商,是一些项目公司,就是公司只有这么一个项目。这些项目公司开发商自身实力都不强,前期购买土地、基础工程已经将资金消耗贻尽,甚至这些资金都是集资、贷款、民间借贷而来。而在建造过程中,又拖欠着施工单位工程款、供应商材料款等各种款项,而因拖欠施工单位工程款连带而拖欠着大量的农民工工资。如果项目销售好,回款顺利,那可以将这些欠款一一还掉,大家皆大欢喜。而一旦销售不利,项目烂尾,这些欠款就无法偿还,成为长期的烂账,甚至农民工的工资都无法拿到。

如果烂尾怎么办呢?有几种可能。一种可能当时市场不好,过了一段时间市场复苏了,火爆了,可以由原开发商将工程完善后重新包装出售。但更多的是进行资产重新处置,由政府牵头,引进新的有实力的开发商,将项目进行适当的改造后进行销售,项目转让的资金遵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按比例偿还债务。如果烂尾时间短,负债额低,完全偿还也不是不可能。 比如深圳的佳兆业中心、万科俊园,原来都是烂尾楼,长期空置未完工,后来由佳兆业与万科接手后,重新包装、改造,成功入市,也让原来的债务得到了合法的清偿。 还有很多项目,由于原来的定位不当,设计不合理,产品质量不佳,完全不符合市场需求,那在新的开发商接手后,只能将原来的建筑炸掉,重新规划、设计、建造,否则无法得到市场的认可。

比如九十年代初海南和惠阳,市场过热,泡沫过大,在荒僻的地方建造了很多房子,到了近些年,两地的房地产市场复苏以后,原有的土地已经大幅增值,但建筑却早已落后于时代,那新来的开发商只能将原有的建筑炸掉,建造符合当今市场需求的产品,否则那些烂房子即使再改造,也与现有的建筑格格不入,大煞风景。

为什么说炸掉更合法而分给穷人住不合法呢?因为房子虽然烂尾了,但产权还是开始商的。法治社会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尊重、保护私有产权,既然产权属于开发商,即使贬值了,也不能随意剥夺。如果政府要分给穷人住,那只能是和开发商洽谈一个他愿意接受的低价,相当于降价处理。其实近些年一些地方在房产销售不好的时候,就有从开发商手上以折扣价购买用作安置房的作法,有效缓解了市场的饱和,减少了烂尾的风险。 而即使烂尾无法投入使用的房子,也并非全无价值。房地产的价值一方面是房屋本身,另一方面是其下面的土地。房子只能炸掉没有价值,但其下面的土地还有很高的价值。特别是一些早期供应的土地,其土地价值可能已经翻了数倍。引进新的开发商对原有资产进行重组,被欠薪的员工可以拿到自己的工资,其它债权单位也可以根据比例得到一定的偿还。难道被欠薪的员工和债权单位,不比没有任何投入的穷人,更有理由从项目中得到合法的权益吗?

将无法使用的房子炸掉,也更符合市场规则。试想,如果将没有人住的房子分给穷人住,会形成什么样的市场反应?大家不买房子,等着开发商的房子烂尾,这样大家都有免费的房子住了。然而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不会有,因为那样就没有人来当开发商了,整个房地产行业因此而萎缩,进而导致国家整个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回到前面讲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牛奶多了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免费发给穷人?一时多了,只要市场还有需求,后面减少产量养奶牛的仍能赢利,仍然愿意养奶牛。如果多了就送给穷人喝,那一方面穷人不再花钱买牛奶,甚至可能自己不喝去换钱,那是对整个牛奶产业造成破坏,就会变成大家都不愿意养奶牛,大家都没牛奶喝。避免浪费只能是政府以适当的低价购买后作为社会福利发给穷人,而不能是奶牛主无偿的送给穷人喝(作为慈善少量的送也可以,但不能作为一种常态行为)。

不仅牛奶,所有行业都是如此。任何一个行业,资本投入进来无疑都是想逐利,但市场本身有失灵的时候,不可能生产与需求正好完全吻合。当发生市场失灵的时候,只能依靠市场自身的调节作用,政府进行适当的引导来优化市场,而不能脱离开法治的转道、市场的基本原则,以行政的手段强行干预市场,那样只会让整个市场崩溃,最终所有人都无法得到自己生活所需的产品。

委内瑞拉就是前车之鉴,政府不放开市场价格,强行征召企业的产品,随意的分配给穷人,使国内的民营企业都无法生存,最终连手纸都没有,大米、肉都要凭票供应,超市空空如也,人们的生活破败不堪。

哈耶克在 《通往奴役之路》 中说: 在法律面前的形式上的平等,是和政府有意识的地使各种人在物质上或实质上达到平等的活动相冲突并在事实上是不相容的。而且任何旨在实现公平分配的重大理想的政策,必定会导致法治的破坏。

我们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更要有一个理性的头脑。对穷人最好的救济是营造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秩序,提供更好的教育与就业机会,而不是将富人的东西拿来免费分给他们。

style='word-spacing: 2px;'

前几天有一个群里,有人说: 现在很多房子建好了空置着,最后炸掉了,造成巨大的浪费,这是犯罪,要追究相关人的责任。

我说: 房子没人买,炸掉,在原有土地上重新规划设计,才是合法的符合市场原则的,而将它分给穷人住,反而是破坏市场规则,进而破坏整个市场的良性发展。

这话无异大逆不道,炸开了锅,被一些群友指责为冷酷无情、毫无体恤之心。是啊,从小我们在学校,读到资本主义国家牛奶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给穷人喝,那是资本主义的邪恶与残忍,如今我们自己更过分,连房子炸掉都不给穷人住居然还有理合法了?这样的论调简直是荒谬绝伦、胡言乱语。

然而,在我的一番解释、论述后,大家陷入了沉默,不再反驳我的观点,他们似乎也接受了那些空置的房子,炸掉在原土地上重新规划设计,建造新房子是最合理、合法的选择。

首先,我们问被炸掉的房子是谁的?

有三种可能,第一种是政府公共建筑,第二种是开发商开发的商业或者住宅建筑,第三种可能是没有正规手续的违规建筑。 当前,很多城市炸掉的是违规建筑,由于不符合城市土地功能规划,设计与建筑过程中没有经过审批,质量缺乏保证,炸掉也基本没有争议。当然,一些质量较好的违规建筑,政府可以考虑对业主进行适当的补偿,改作安置房,但这种可用的违建是极少数,也并不是人们争议的焦点。 而政府公共建筑,程序比较严谨,建筑的时候有合理的用途,即使暂时空置,未来也可以作其它用途,被炸掉的可能也几乎没有。当然如果政府公建最终出了问题要炸掉,那也是必然有追责的。

那什么样的房子最可能因空置而被炸掉呢?就是开发商建造的没有人买的,不符合市场需求的商业或住宅楼。 所有开发商,初衷无疑都是想赚钱,希望自己盖的楼能卖出去。如亚当-斯密在 《国富论》 中所言: 商业自然地使商人形成有条理、节省和谨慎的习惯,使他更加适合于执行任何改良的项目,并获得利润和成功。

但是市场往往又是变幻莫测的,而开发商水平又良莠不齐,尤其是在市场火热的时候,各色人等纷纷杀入,他们往往既缺乏雄厚的资金,又缺乏房地产开发的经验与专业知识,看着别人赚钱,也头脑发热杀进市场,然而对市场需求缺乏研究,产品设计不合理,建筑质量粗糙低劣。于是,房子建好了,却没有消费者愿意购买,成了长期空置的烂尾楼。

一般而言,大型的开发商实力雄厚,经验丰富,工程管理到位,很少出现烂尾的现象,烂尾的多是些小开发商,是一些项目公司,就是公司只有这么一个项目。这些项目公司开发商自身实力都不强,前期购买土地、基础工程已经将资金消耗贻尽,甚至这些资金都是集资、贷款、民间借贷而来。而在建造过程中,又拖欠着施工单位工程款、供应商材料款等各种款项,而因拖欠施工单位工程款连带而拖欠着大量的农民工工资。如果项目销售好,回款顺利,那可以将这些欠款一一还掉,大家皆大欢喜。而一旦销售不利,项目烂尾,这些欠款就无法偿还,成为长期的烂账,甚至农民工的工资都无法拿到。

如果烂尾怎么办呢?有几种可能。一种可能当时市场不好,过了一段时间市场复苏了,火爆了,可以由原开发商将工程完善后重新包装出售。但更多的是进行资产重新处置,由政府牵头,引进新的有实力的开发商,将项目进行适当的改造后进行销售,项目转让的资金遵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按比例偿还债务。如果烂尾时间短,负债额低,完全偿还也不是不可能。 比如深圳的佳兆业中心、万科俊园,原来都是烂尾楼,长期空置未完工,后来由佳兆业与万科接手后,重新包装、改造,成功入市,也让原来的债务得到了合法的清偿。 还有很多项目,由于原来的定位不当,设计不合理,产品质量不佳,完全不符合市场需求,那在新的开发商接手后,只能将原来的建筑炸掉,重新规划、设计、建造,否则无法得到市场的认可。

比如九十年代初海南和惠阳,市场过热,泡沫过大,在荒僻的地方建造了很多房子,到了近些年,两地的房地产市场复苏以后,原有的土地已经大幅增值,但建筑却早已落后于时代,那新来的开发商只能将原有的建筑炸掉,建造符合当今市场需求的产品,否则那些烂房子即使再改造,也与现有的建筑格格不入,大煞风景。

为什么说炸掉更合法而分给穷人住不合法呢?因为房子虽然烂尾了,但产权还是开始商的。法治社会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尊重、保护私有产权,既然产权属于开发商,即使贬值了,也不能随意剥夺。如果政府要分给穷人住,那只能是和开发商洽谈一个他愿意接受的低价,相当于降价处理。其实近些年一些地方在房产销售不好的时候,就有从开发商手上以折扣价购买用作安置房的作法,有效缓解了市场的饱和,减少了烂尾的风险。 而即使烂尾无法投入使用的房子,也并非全无价值。房地产的价值一方面是房屋本身,另一方面是其下面的土地。房子只能炸掉没有价值,但其下面的土地还有很高的价值。特别是一些早期供应的土地,其土地价值可能已经翻了数倍。引进新的开发商对原有资产进行重组,被欠薪的员工可以拿到自己的工资,其它债权单位也可以根据比例得到一定的偿还。难道被欠薪的员工和债权单位,不比没有任何投入的穷人,更有理由从项目中得到合法的权益吗?

将无法使用的房子炸掉,也更符合市场规则。试想,如果将没有人住的房子分给穷人住,会形成什么样的市场反应?大家不买房子,等着开发商的房子烂尾,这样大家都有免费的房子住了。然而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吗?不会有,因为那样就没有人来当开发商了,整个房地产行业因此而萎缩,进而导致国家整个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回到前面讲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牛奶多了卖不出去宁肯倒掉也不免费发给穷人?一时多了,只要市场还有需求,后面减少产量养奶牛的仍能赢利,仍然愿意养奶牛。如果多了就送给穷人喝,那一方面穷人不再花钱买牛奶,甚至可能自己不喝去换钱,那是对整个牛奶产业造成破坏,就会变成大家都不愿意养奶牛,大家都没牛奶喝。避免浪费只能是政府以适当的低价购买后作为社会福利发给穷人,而不能是奶牛主无偿的送给穷人喝(作为慈善少量的送也可以,但不能作为一种常态行为)。

不仅牛奶,所有行业都是如此。任何一个行业,资本投入进来无疑都是想逐利,但市场本身有失灵的时候,不可能生产与需求正好完全吻合。当发生市场失灵的时候,只能依靠市场自身的调节作用,政府进行适当的引导来优化市场,而不能脱离开法治的转道、市场的基本原则,以行政的手段强行干预市场,那样只会让整个市场崩溃,最终所有人都无法得到自己生活所需的产品。

委内瑞拉就是前车之鉴,政府不放开市场价格,强行征召企业的产品,随意的分配给穷人,使国内的民营企业都无法生存,最终连手纸都没有,大米、肉都要凭票供应,超市空空如也,人们的生活破败不堪。

哈耶克在 《通往奴役之路》 中说: 在法律面前的形式上的平等,是和政府有意识的地使各种人在物质上或实质上达到平等的活动相冲突并在事实上是不相容的。而且任何旨在实现公平分配的重大理想的政策,必定会导致法治的破坏。

我们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但更要有一个理性的头脑。对穷人最好的救济是营造一个更加公正的社会秩序,提供更好的教育与就业机会,而不是将富人的东西拿来免费分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