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关联交易隐秘、子公司业绩亏损!硕世生物科创板上市存隐忧

来源:www.xlpatent.cn 点击:1043

温|杨万里最近向我抱怨说,市场指数每天都有小幅波动,但他手中的股票略有下跌。 我问他买了什么,他说他非常喜欢科技股和空壳股。

我微笑着以老股东的态度告诉他,当市场形势不好时,应该选择防御性的行业,如医药、银行、保险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经过这么多年的猜测,我还是不明白a股的尿液。

哥哥沉默了一会儿,说他有兴趣在不久的将来投资一批制药公司 例如,江苏石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硕生物科技”)就是其中之一,问我对这家科研公司有什么看法。

作为一个长期在战场上的老韭菜,我的第一反应是了解大型生物的相关风险点。

这个世界闻名的生物是做什么的?

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体外诊断试剂、辅助检测仪器及其他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核糖分子诊断试剂、核糖纯化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等

虽然石硕生物已经通过了市委科学委员会会议的“审查”,但背后隐藏着许多担忧,如子公司业绩的损失、关联交易的保密性以及实际控制人工作的公司被列为“老莱”

细节是什么?继续看下面!

1。毛利率低于同行,所有4家子公司都在亏损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石硕生物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84亿元、2.265亿元和1.2亿元。

其中,试剂产品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78亿元、2.15亿元和1.12亿元,占90%以上

在营地观看,石硕生物表现出色 然而,2018年,公司毛利率下降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至2018年,石硕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3.79%、84.90%和84.8%。 卜式生物2018年毛利率下降是由于试剂收入的主要来源核酸分子诊断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和核酸纯化试剂的价格下降。

有些股东可能会问,毛利率还是高于80%,没问题吧?让我们比较一下同行的情况:“从2016年到2018年,艾德比奥的毛利率分别为94.88%、94.26%和92.91%。凯普纳的毛利率分别为88.35%、87.86%和88.19%。

从这里可以看出,石硕生物的毛利率低于同类公司。

就表现而言,上述情况只是石硕生物学的担忧之一。如果其子公司被“邀请出去”,那就有点尴尬了。

在招股说明书中,石硕生物表示它有4家全资子公司,所有这些子公司都包括在石硕生物的合并财务报表中。

这四家子公司的结果如何?让我们看看:

第一家子公司是泰州石硕医疗检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硕检测”),是为发行人提供检测服务的主体。 2018年,石硕检验净亏损65,500元。2019年上半年,石硕净利润为39.55万元。

第二个子公司是上海硕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硕英”),是发行人自产原材料的主要经营主体。 2018年,上海硕英净亏损53,100元。2019年上半年,石硕检验净利亏损105,800元。

石硕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石硕”)和Xi安石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i安石硕”)是石硕生物科技的另外两家子公司,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5.5万元和11.27万元

如果这四家子公司不能扭亏为盈,会影响石硕生物未来的业绩吗?这是股东应该继续关注的风险点。

2。秘密关联交易

股东在阅读招股说明书时最常忽略的是关联交易 在搜索数据后,你会发现石硕生物学的相关交易是相对保密的。

招股说明书显示,广西南宁康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硕生物”)是石硕生物的五大客户之一。 “”数据来自天眼。据《天眼》报道,康硕生物前监事刘志强也是泰州舒欣企业管理咨询合伙公司(以下简称“泰州舒欣”)的股东和营销人员 巧合的是,泰州舒欣也是石硕生物的股东

据媒体报道,石硕生物有4名员工持股并在5家分销商中任职,2名离职员工持股并在2家分销商中任职。

这意味着经销商和石硕生物之间有联系。 然而,石硕生物并未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披露细节,这也反映出该公司未能履行其在信封面中的责任。

信息来源于石硕生物科技委员会调查函的回复报告。

直到交易所进行调查后,石硕生物公司才解释说,“一些员工在分销商中持有股份或职位,而发行人是在2019年6月首次被告知的。”

对询价信的回复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石硕生物通过持股员工或分销商销售的金额分别为725.9万元、1046.76万元、1205.58万元和449.1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58%、5.59%、5.23%和4.78%。 从数据来看,销售量不小。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要关注一家公司是否有关联交易?神雾环境保护就是一个反例

2015年,上市公司神武环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北京华富神武工业炉有限公司。 合并使得神武环保净利润飙升至1.75亿英镑,公司股价也随之上涨 然而,小三知道关联交易为这一辉煌业绩做出了很大贡献。

资料来源:神武环保2016年年报

打开神武环保2016年年报,我们可以看到其第一和第二大客户都是“兄弟”

例如,乌海神武煤化技术有限公司是神武环保的最大客户 有趣的是,两家公司都有“上帝之雾”这个词

新疆圣和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是神武环保的第二大客户。它与北京何工信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享新疆金龙神武能源发展有限公司 巧合的是,北京何工也是神武环保的子公司

只有在神雾和环保爆炸雷声之后,股东们才意识到他们的真实表现

因此,即使一家公司的表现出色,每个人都应该区分它是否涉及关联交易。 一旦上市公司发生大量关联交易,股东们必须更加谨慎。

3。真正的控制者工作的公司被列为“老莱”,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石硕生物的真正控制者梁锡林和方永胜曾是“老莱”

梁希林于2015年通过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成为星石上虞新荣小额信贷有限公司的高管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于2019年6月和10月被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也称为“老赖”名单)

梁希林于2015年通过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成为星石上虞新荣小额信贷有限公司的高管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于2019年6月和10月被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也称为“老赖”名单)

结论

在科学创新委员会扩大的背景下,投资者欢迎潜在公司上市。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股东会忽视风险。 事实上,商业运作和研发之间有相似的规律。只有不断努力,才能有回报。

面对即将上市的石硕生物,也许股东会说,不要像“马玩家做不到!”

特别声明:这篇文章是由网易自主媒体平台“网易诺”的作者上传发布的它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 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随帖子

跟随帖子

0

加入

2

读完下一篇文章

国庆节,300个城市的土地销售收入出来了。家奴们看完《重返网易之家》后都泪流满面,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文|杨万里

最近,有少数人向我抱怨说,市场指数每天都在小幅波动,但他们手中的股票却跌到了涓涓细流。 我问他买了什么,他说他非常喜欢科技股和空壳股。

我微笑着以老股东的态度告诉他,当市场形势不好时,应该选择防御性的行业,如医药、银行、保险等。都是不错的选择。 经过这么多年的猜测,我还是不明白a股的尿液。

哥哥沉默了一会儿,说他有兴趣在不久的将来投资一批制药公司 例如,江苏石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硕生物科技”)就是其中之一,问我对这家科研公司有什么看法。

作为一个长期在战场上的老韭菜,我的第一反应是了解大型生物的相关风险点。

这个世界闻名的生物是做什么的?

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体外诊断试剂、辅助检测仪器及其他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科技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核糖分子诊断试剂、核糖纯化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等

虽然石硕生物已经通过了市委科学委员会会议的“审查”,但背后隐藏着许多担忧,如子公司业绩的损失、关联交易的保密性以及实际控制人工作的公司被列为“老莱”

细节是什么?继续看下面!

1。毛利率低于同行,所有四家子公司都在亏损。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石硕生物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84亿元、2.265亿元和1.2亿元

其中,试剂产品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78亿元、2.15亿元和1.12亿元,占90%以上

在营地观看,石硕生物表现出色 然而,2018年,公司毛利率下降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至2018年,石硕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3.79%、84.90%和84.8%。 卜式生物2018年毛利率下降是由于试剂收入的主要来源核酸分子诊断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和核酸纯化试剂的价格下降。

有些股东可能会问,毛利率还是高于80%,没问题吧?让我们比较一下同行的情况:“从2016年到2018年,艾德比奥的毛利率分别为94.88%、94.26%和92.91%。凯普纳的毛利率分别为88.35%、87.86%和88.19%。

从这里可以看出,石硕生物的毛利率低于同类公司。

就表现而言,上述情况只是石硕生物学的担忧之一。如果其子公司被“邀请出去”,那就有点尴尬了。

在招股说明书中,石硕生物表示它有4家全资子公司,所有这些子公司都包括在石硕生物的合并财务报表中。

这四家子公司的结果如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第一家子公司是台州石硕体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硕体检”),它是为发行人提供体检服务的主体。 2018年,石硕检验净亏损65,500元。2019年上半年,石硕净利润为39.55万元。

第二个子公司是上海硕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硕英”),是发行人自产原材料的主要经营主体。 2018年,上海硕英净亏损53,100元。2019年上半年,石硕检验净利亏损105,800元。

石硕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石硕”)和Xi安石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i安石硕”)是石硕生物科技的另外两家子公司,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5.5万元和11.27万元

如果这四家子公司不能扭亏为盈,石硕生物未来的表现会受到影响吗?这是股东应该继续关注的风险点。

2。秘密关联交易

股东在阅读招股说明书时最常忽略的是关联交易 在搜索数据后,你会发现石硕生物学的相关交易是相对保密的。

招股说明书显示,广西南宁康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硕生物”)是石硕生物的五大客户之一。 “”数据来自天眼。据《天眼》报道,康硕生物前监事刘志强也是泰州舒欣企业管理咨询合伙公司(以下简称“泰州舒欣”)的股东和营销人员 巧合的是,泰州舒欣也是石硕生物的股东

据媒体报道,石硕生物有4名员工持股并在5家分销商工作,2名员工离职持股并在2家分销商工作。

这意味着经销商和石硕生物之间有联系。 然而,石硕生物并未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披露细节,这也反映出该公司未能履行其在信封面中的责任。

信息来源于石硕生物科技委员会调查函的回复报告。

直到交易所进行调查后,石硕生物公司才解释说,“一些员工在分销商中持有股份或职位,而发行人是在2019年6月首次被告知的。”

据媒体报道,石硕生物有4名员工持股并在5家分销商工作,2名员工离职持股并在2家分销商工作。

根据对询价信的回复报告,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石硕生物通过持股员工或分销商销售的金额分别为725.9万元、1046.76万元、1205.58万元和449.1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5.58%、5.59%、5.23%和4.78%。 从数据来看,销售量不小。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为什么要关注一家公司是否有关联交易?神雾环境保护就是一个反例

2015年,上市公司神武环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北京华富神武工业炉有限公司。 合并使得神武环保净利润飙升至1.75亿英镑,公司股价也随之上涨 然而,小三知道关联交易为这一辉煌业绩做出了很大贡献。

资料来源:神武环保2016年年报

打开神武环保2016年年报,我们可以看到其第一和第二大客户都是“兄弟”

例如,乌海神武煤炭科技有限公司是神武环保的最大客户 有趣的是,两家公司都有“上帝之雾”这个词

新疆圣和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是神武环保的第二大客户。它与北京何工信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享新疆金龙神武能源发展有限公司 巧合的是,北京何工也是神武环保的子公司

只有在神雾和环保爆炸雷声之后,股东们才意识到他们的真实表现

所以,即使一家公司业绩亮眼,大家应当辨别它是否涉及关联交易。一旦某上市公司关联交易数额较大,股民就得多留个心。

三、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

此前有媒体报道,硕世生物实控人梁锡林和房永生以前任职的公司曾为“老赖”。

梁锡林于2015年通过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成为兴市上虞信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高管。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在2019年6月和10月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大家称呼的“老赖”名单)。

另一位实控人房永生曾担任董事的公司上海阿尔法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曾于去年11月14日被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结语

在科创板扩容背景下,投资者欢迎有潜力的公司上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股民会忽视风险。事实上,企业经营跟做研发有类似规律,只有持续付出努力,才有回报。

面对即将上市的硕世生物,也许股民会说,千万别像“唱戏的骑马实力不行”!

文 | 杨万里

最近一小散跟我抱怨,大盘指数每天小幅震荡,但手中的个股跌得稀里哗啦。我问他买了啥,他说重仓科技股和壳股。

我笑了笑,以老股民的姿态跟他讲,当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应该选择防御性板块,例如医药、银行、保险等都是不错的选择。炒了这么多年股,A股的尿性还不懂?

哥们沉默了一会儿,说,近期科创板即将上一批医药企业,他有投资意向。例如江苏硕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硕世生物”)就是其中一家,问我怎么看待这家科创公司。

作为久经“战场”的老韭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弄明白硕世生物的相关风险点。

那硕世生物是干什么的呢?

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体外诊断试剂、配套检测仪器等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旗下主要产品包括核糖分子诊断试剂、核糖纯化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等。

尽管硕世生物已经通过了科创板上市委会议的“考试”,但其背后却存在不少隐忧,例如子公司业绩亏损、关联交易隐秘、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等。

具体情况如何?且继续看下文!

一、毛利率低于同行、4家子公司均亏损

数据显示,2016至2019年上半年,硕世生物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84亿元、2.265亿元和1.2亿元。

其中,试剂产品带来的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78亿元、2.15亿元和1.12亿元,占比均达90%以上。

从营收看,硕世生物的业绩表现不错。但在2018年,该公司毛利率却出现了下滑现象。

根据招股书资料,2016-2018年,硕世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3.79%、84.90%和84.8%。硕世生物2018年毛利率下滑的原因是其试剂主收入来源核酸分子诊断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核酸纯化试剂价格下滑所导致。

有股民可能会问,毛利率依然高于80%,没啥问题啊?下面我们再对比一下同行情况:

2016-2018年,艾德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4.88%、94.26%和92.91;凯普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8.35%、87.86%和88.19%。

从这里可以看出,硕世生物的毛利率是低于可比公司。

在业绩方面,以上情形只是硕世生物糟心事之一,如果把它的子公司们“请出来”,那就有点尴尬了。

在招股书中,硕世生物表示拥有4家全资子公司,且全部纳入硕世生物合并财务报表。

这4家子公司业绩如何呢?一起看看:

第一家子公司为泰州硕世医学检验有限公司(简称:“硕世检验”),为发行人开展检测服务的主体。2018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亏损0.65万元;2019年上半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为39.65万元。

第二家子公司为上海硕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硕颖”),为发行人自产原材料的运营主体。2018年,上海硕颖净利润亏损5.31万元;2019年上半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亏损10.58万元。

硕世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硕世”)、西安硕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西安硕世”)为硕世生物另外两家子公司,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5.5万元和11.27万元。

如果这四家子公司不能扭亏为盈,未来是否会影响硕世生物的业绩呢?这是股民要持续关注的一个风险点。

二、隐秘的关联交易

股民看招股书最容易忽视的是关联交易。经过查询资料后,你能发现硕世生物的关联交易比较隐秘。

招股书显示,广西南宁康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康硕生物”)是硕世生物前五大客户之一。

资料来源于天眼查

而经查询天眼查,康硕生物前监事刘志强同样是泰州硕鑫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简称:“泰州硕鑫”)的股东以及营销人员。巧合的是,泰州硕鑫又是硕世生物的股东。

另据媒体报道,硕世生物有4名在职员工于5家经销商持股、任职,另有2名离职员工在2家经销商持股、任职。

这意味着,经销商与硕世生物之间存在着关联关系。不过,硕世生物在招股书中未明确披露详细内容,这也反映了该公司在信披上没尽责。

资料来源于硕世生物科创板审核问询函回复报告

直到交易所问询后,硕世生物才以“部分员工在经销商处持股或任职的情形,发行人系2019年6月首次得知”为理由解释。

问询函回复报告显示,2016至2019年上半年,硕世生物通过员工曾持股或任职经销商的销售额分别为 720.59 万元、1046.76 万元、1204.58 万元和449.91 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8%、5.59%、5.23%和4.78%。从数据看,销售额并不小。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为啥要重点关注一家公司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呢?神雾环保就是个反例。

2015年,上市公司神雾环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北京华福神雾工业炉有限公司。并购使得神雾环保净利润飙升至1.75亿,于是该公司股价蹭蹭上涨。但小散哪知道,这亮眼的业绩背后关联交易贡献很大。

资料来源神雾环保2016年年报

翻开神雾环保的2016年年报可知,它的第一大客户和第二大客户都是自己的“兄弟”。

例如,乌海神雾煤化科技有限公司是神雾环保第一大的客户。有意思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有“神雾”二字。

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作为神雾环保的第二大客户,它与北京禾工信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参股了新疆锦龙神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巧合的是,北京禾工又是神雾环保的子公司。

当神雾环保爆雷后,股民们才认清其业绩真面目。

所以,即使一家公司业绩亮眼,大家应当辨别它是否涉及关联交易。一旦某上市公司关联交易数额较大,股民就得多留个心。

三、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

此前有媒体报道,硕世生物实控人梁锡林和房永生以前任职的公司曾为“老赖”。

梁锡林于2015年通过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成为兴市上虞信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高管。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在2019年6月和10月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大家称呼的“老赖”名单)。

另一位实控人房永生曾担任董事的公司上海阿尔法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曾于去年11月14日被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结语

在科创板扩容背景下,投资者欢迎有潜力的公司上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股民会忽视风险。事实上,企业经营跟做研发有类似规律,只有持续付出努力,才有回报。

面对即将上市的硕世生物,也许股民会说,千万别像“唱戏的骑马实力不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2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文 | 杨万里

最近一小散跟我抱怨,大盘指数每天小幅震荡,但手中的个股跌得稀里哗啦。我问他买了啥,他说重仓科技股和壳股。

我笑了笑,以老股民的姿态跟他讲,当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应该选择防御性板块,例如医药、银行、保险等都是不错的选择。炒了这么多年股,A股的尿性还不懂?

哥们沉默了一会儿,说,近期科创板即将上一批医药企业,他有投资意向。例如江苏硕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硕世生物”)就是其中一家,问我怎么看待这家科创公司。

作为久经“战场”的老韭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弄明白硕世生物的相关风险点。

那硕世生物是干什么的呢?

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体外诊断试剂、配套检测仪器等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旗下主要产品包括核糖分子诊断试剂、核糖纯化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等。

尽管硕世生物已经通过了科创板上市委会议的“考试”,但其背后却存在不少隐忧,例如子公司业绩亏损、关联交易隐秘、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等。

具体情况如何?且继续看下文!

一、毛利率低于同行、4家子公司均亏损

数据显示,2016至2019年上半年,硕世生物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84亿元、2.265亿元和1.2亿元。

其中,试剂产品带来的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78亿元、2.15亿元和1.12亿元,占比均达90%以上。

从营收看,硕世生物的业绩表现不错。但在2018年,该公司毛利率却出现了下滑现象。

根据招股书资料,2016-2018年,硕世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3.79%、84.90%和84.8%。硕世生物2018年毛利率下滑的原因是其试剂主收入来源核酸分子诊断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核酸纯化试剂价格下滑所导致。

有股民可能会问,毛利率依然高于80%,没啥问题啊?下面我们再对比一下同行情况:

2016-2018年,艾德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4.88%、94.26%和92.91;凯普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8.35%、87.86%和88.19%。

从这里可以看出,硕世生物的毛利率是低于可比公司。

在业绩方面,以上情形只是硕世生物糟心事之一,如果把它的子公司们“请出来”,那就有点尴尬了。

在招股书中,硕世生物表示拥有4家全资子公司,且全部纳入硕世生物合并财务报表。

这4家子公司业绩如何呢?一起看看:

第一家子公司为泰州硕世医学检验有限公司(简称:“硕世检验”),为发行人开展检测服务的主体。2018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亏损0.65万元;2019年上半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为39.65万元。

第二家子公司为上海硕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硕颖”),为发行人自产原材料的运营主体。2018年,上海硕颖净利润亏损5.31万元;2019年上半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亏损10.58万元。

硕世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硕世”)、西安硕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西安硕世”)为硕世生物另外两家子公司,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5.5万元和11.27万元。

如果这四家子公司不能扭亏为盈,未来是否会影响硕世生物的业绩呢?这是股民要持续关注的一个风险点。

二、隐秘的关联交易

股民看招股书最容易忽视的是关联交易。经过查询资料后,你能发现硕世生物的关联交易比较隐秘。

招股书显示,广西南宁康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康硕生物”)是硕世生物前五大客户之一。

资料来源于天眼查

而经查询天眼查,康硕生物前监事刘志强同样是泰州硕鑫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简称:“泰州硕鑫”)的股东以及营销人员。巧合的是,泰州硕鑫又是硕世生物的股东。

另据媒体报道,硕世生物有4名在职员工于5家经销商持股、任职,另有2名离职员工在2家经销商持股、任职。

这意味着,经销商与硕世生物之间存在着关联关系。不过,硕世生物在招股书中未明确披露详细内容,这也反映了该公司在信披上没尽责。

资料来源于硕世生物科创板审核问询函回复报告

直到交易所问询后,硕世生物才以“部分员工在经销商处持股或任职的情形,发行人系2019年6月首次得知”为理由解释。

问询函回复报告显示,2016至2019年上半年,硕世生物通过员工曾持股或任职经销商的销售额分别为 720.59 万元、1046.76 万元、1204.58 万元和449.91 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8%、5.59%、5.23%和4.78%。从数据看,销售额并不小。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为啥要重点关注一家公司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呢?神雾环保就是个反例。

2015年,上市公司神雾环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北京华福神雾工业炉有限公司。并购使得神雾环保净利润飙升至1.75亿,于是该公司股价蹭蹭上涨。但小散哪知道,这亮眼的业绩背后关联交易贡献很大。

资料来源神雾环保2016年年报

翻开神雾环保的2016年年报可知,它的第一大客户和第二大客户都是自己的“兄弟”。

例如,乌海神雾煤化科技有限公司是神雾环保第一大的客户。有意思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有“神雾”二字。

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作为神雾环保的第二大客户,它与北京禾工信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参股了新疆锦龙神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巧合的是,北京禾工又是神雾环保的子公司。

当神雾环保爆雷后,股民们才认清其业绩真面目。

所以,即使一家公司业绩亮眼,大家应当辨别它是否涉及关联交易。一旦某上市公司关联交易数额较大,股民就得多留个心。

三、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

此前有媒体报道,硕世生物实控人梁锡林和房永生以前任职的公司曾为“老赖”。

梁锡林于2015年通过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成为兴市上虞信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高管。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在2019年6月和10月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大家称呼的“老赖”名单)。

另一位实控人房永生曾担任董事的公司上海阿尔法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曾于去年11月14日被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结语

在科创板扩容背景下,投资者欢迎有潜力的公司上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股民会忽视风险。事实上,企业经营跟做研发有类似规律,只有持续付出努力,才有回报。

面对即将上市的硕世生物,也许股民会说,千万别像“唱戏的骑马实力不行”!

文 | 杨万里

最近一小散跟我抱怨,大盘指数每天小幅震荡,但手中的个股跌得稀里哗啦。我问他买了啥,他说重仓科技股和壳股。

我笑了笑,以老股民的姿态跟他讲,当市场行情不好的时候应该选择防御性板块,例如医药、银行、保险等都是不错的选择。炒了这么多年股,A股的尿性还不懂?

哥们沉默了一会儿,说,近期科创板即将上一批医药企业,他有投资意向。例如江苏硕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硕世生物”)就是其中一家,问我怎么看待这家科创公司。

作为久经“战场”的老韭菜,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弄明白硕世生物的相关风险点。

那硕世生物是干什么的呢?

该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体外诊断试剂、配套检测仪器等体外诊断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旗下主要产品包括核糖分子诊断试剂、核糖纯化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等。

尽管硕世生物已经通过了科创板上市委会议的“考试”,但其背后却存在不少隐忧,例如子公司业绩亏损、关联交易隐秘、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等。

具体情况如何?且继续看下文!

一、毛利率低于同行、4家子公司均亏损

数据显示,2016至2019年上半年,硕世生物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84亿元、2.265亿元和1.2亿元。

其中,试剂产品带来的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78亿元、2.15亿元和1.12亿元,占比均达90%以上。

从营收看,硕世生物的业绩表现不错。但在2018年,该公司毛利率却出现了下滑现象。

根据招股书资料,2016-2018年,硕世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3.79%、84.90%和84.8%。硕世生物2018年毛利率下滑的原因是其试剂主收入来源核酸分子诊断试剂、干化学诊断试剂、核酸纯化试剂价格下滑所导致。

有股民可能会问,毛利率依然高于80%,没啥问题啊?下面我们再对比一下同行情况:

2016-2018年,艾德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4.88%、94.26%和92.91;凯普生物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8.35%、87.86%和88.19%。

从这里可以看出,硕世生物的毛利率是低于可比公司。

在业绩方面,以上情形只是硕世生物糟心事之一,如果把它的子公司们“请出来”,那就有点尴尬了。

在招股书中,硕世生物表示拥有4家全资子公司,且全部纳入硕世生物合并财务报表。

这4家子公司业绩如何呢?一起看看:

第一家子公司为泰州硕世医学检验有限公司(简称:“硕世检验”),为发行人开展检测服务的主体。2018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亏损0.65万元;2019年上半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为39.65万元。

第二家子公司为上海硕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硕颖”),为发行人自产原材料的运营主体。2018年,上海硕颖净利润亏损5.31万元;2019年上半年,硕世检验净利润亏损10.58万元。

硕世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硕世”)、西安硕世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西安硕世”)为硕世生物另外两家子公司,2019年上半年分别亏损25.5万元和11.27万元。

如果这四家子公司不能扭亏为盈,未来是否会影响硕世生物的业绩呢?这是股民要持续关注的一个风险点。

二、隐秘的关联交易

股民看招股书最容易忽视的是关联交易。经过查询资料后,你能发现硕世生物的关联交易比较隐秘。

招股书显示,广西南宁康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康硕生物”)是硕世生物前五大客户之一。

资料来源于天眼查

而经查询天眼查,康硕生物前监事刘志强同样是泰州硕鑫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简称:“泰州硕鑫”)的股东以及营销人员。巧合的是,泰州硕鑫又是硕世生物的股东。

另据媒体报道,硕世生物有4名在职员工于5家经销商持股、任职,另有2名离职员工在2家经销商持股、任职。

这意味着,经销商与硕世生物之间存在着关联关系。不过,硕世生物在招股书中未明确披露详细内容,这也反映了该公司在信披上没尽责。

资料来源于硕世生物科创板审核问询函回复报告

直到交易所问询后,硕世生物才以“部分员工在经销商处持股或任职的情形,发行人系2019年6月首次得知”为理由解释。

问询函回复报告显示,2016至2019年上半年,硕世生物通过员工曾持股或任职经销商的销售额分别为 720.59 万元、1046.76 万元、1204.58 万元和449.91 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58%、5.59%、5.23%和4.78%。从数据看,销售额并不小。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为啥要重点关注一家公司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呢?神雾环保就是个反例。

2015年,上市公司神雾环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北京华福神雾工业炉有限公司。并购使得神雾环保净利润飙升至1.75亿,于是该公司股价蹭蹭上涨。但小散哪知道,这亮眼的业绩背后关联交易贡献很大。

资料来源神雾环保2016年年报

翻开神雾环保的2016年年报可知,它的第一大客户和第二大客户都是自己的“兄弟”。

例如,乌海神雾煤化科技有限公司是神雾环保第一大的客户。有意思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有“神雾”二字。

新疆胜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作为神雾环保的第二大客户,它与北京禾工信息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参股了新疆锦龙神雾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巧合的是,北京禾工又是神雾环保的子公司。

当神雾环保爆雷后,股民们才认清其业绩真面目。

所以,即使一家公司业绩亮眼,大家应当辨别它是否涉及关联交易。一旦某上市公司关联交易数额较大,股民就得多留个心。

三、实控人任职公司被列入“老赖”名单

此前有媒体报道,硕世生物实控人梁锡林和房永生以前任职的公司曾为“老赖”。

梁锡林于2015年通过高级管理人员备案成为兴市上虞信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高管。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在2019年6月和10月被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是大家称呼的“老赖”名单)。

另一位实控人房永生曾担任董事的公司上海阿尔法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曾于去年11月14日被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结语

在科创板扩容背景下,投资者欢迎有潜力的公司上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股民会忽视风险。事实上,企业经营跟做研发有类似规律,只有持续付出努力,才有回报。

面对即将上市的硕世生物,也许股民会说,千万别像“唱戏的骑马实力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