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从烤鸭之王跌落神坛,全聚德到底做错了什么

来源:www.xlpatent.cn 点击:1778

从烤鸭王到祭坛,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海洋观察2018年10月30日

如果您想问问中国的第一食品怎么办? “川鲁月宿,浙江和湖南湘惠”这八种主要美食以及许多当地美食几乎都是每个人的第一道美食。但是,如果您问中国的第一只烤鸭怎么办?全聚德一定会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这家1864年的烤鸭餐厅是中国罕见的百年餐厅。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甚至全聚德烤鸭也已成为国宴的必备菜。但是,已有154岁的全聚德似乎已经出现了。这家拥有100年历史的商店怎么了?从烤鸭王身上摔下来的全聚德怎么了?

首先,不能出售全聚德烤鸭吗?

很多年前,我第一次去北京,我的兄弟去了全聚德烤鸭总公司两个小时,吃了烤鸭,成为了小时候最快乐的回忆之一。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所有去北京的游客都会吃全聚德,而且日子似乎已经过去了。

10月19日,有着154年历史的中国全聚德(集团)有限公司发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其第三季度收入翻了一番。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约为4.8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人民币1,5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70%。报告还显示,前三季度全聚德的总收入约为13.63亿元,同比下降1.49%。整体净利润约1.29亿元,同比下降3.81%,财务指标全面下降。

同时,全聚德还估计了2018年全年的整体经营业绩。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至15%,净利润为正,而不是扭亏为盈。情况;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范围在1.16亿元至1.56亿元之间,与2017年的1.36亿元相比,预计不会大幅增长,甚至可能继续呈现出下降趋势。 2018年第三季度,全聚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人民币7,200万元,同比下降41.52%。年初至报告期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人民币1.27亿元,同比下降39.70%。

但是,这并不是全聚德第一次出现疲软的增长。 2012年至2017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44亿元,19.02亿元,18.46亿元,18.53亿元,18.47亿元和1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人民币1.66亿元,1.22亿元,1.38亿元,1.43亿元,1.5亿元和1.36亿元。从以上数据可以明显看出,从2012年到2017年,全聚德的总收入和净利润变化不大,增长停滞不前。由于每个人都必须吃的烤鸭,利润下降几乎成了全聚德的病。国王现在无法长大,他对餐饮公司的业绩深感沉迷。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第二,全聚德做错了什么?

从着名的中国人到如今必须在北京吃饭的烤鸭店,在增长的泥潭中,烤鸭王全聚德的错是什么?当我们仔细分析全聚德的运营时,我们会发现,从全聚德烤鸭店的改革开放以来,距全聚德似乎已经不再是全聚德了40年了。它有太多问题。正是这些问题使“烤鸭王”一度跌至目前的水平。

一个是不再平民化的价格定位。如果您问每个人头脑中烤鸭有多少钱?蔬菜市场上的普通切好的烤鸭大约是二十或三十。烤鸭店里的烤鸭大约几十到一百多。但是整个鸭子呢?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收取两三百元的费用,估计有些钱包不能吃,等等。这不包括10%的服务费,这意味着您应该在全聚德烤肉店中至少有一个钱包。鸭。从500件的意义上讲,如此高端的价格意味着全聚德已经脱离了平民消费的行列。我记得在中华民国成立后的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中,全聚德在平民消费中的主要作用是饮食。记忆中的烤鸭,现在全聚德已经不是全民的全聚德了。在过去几年中公务消费仍然相对较高的时代,依靠公务消费的全聚德能够维持高端价格,但现在公务消费已直线下降。全聚德的定价真的很难让每个人都说爱你并不容易。从数据上看,2013年全聚德的非净利润下降了20%,亏损了3000万元,然后陷入了完全停滞状态。

第二个是鸭子一百年的年龄。如果您要求全聚德吃点美味的东西?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说这是烤鸭。可以说,全聚德154年的历史就在这只鸭子上。的确,多年来专注于菜肴的确是许多国际知名食品和饮料品牌成功的秘诀,但我们不想忘记,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前清朝时期中国,或者说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低下,可以说烤鸭是每个人在困难时期打架的最佳选择。但是,改革开放已有四十年了。中国经济在增长。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塞满钱包的中国人已经从吃得饱到吃饱了。改造后,全聚德鸭的问题比较油腻,蔬菜品种也比较简单(除了烤鸭等缺少菜)。同时,北京许多知名的烤鸭店也正在兴起。目前,北京有6000多家专门从事烤鸭的饭店。一些最重要的品牌已经赶上甚至超过了市场吸引力。全聚德,从烤鸭的质量来看,便宜广场的烤鸭并不比全聚德差。从高端的角度来看,大东的烤鸭更加高端,全聚德逐渐跌至平庸之地。

第三是全聚德转型的回归。实际上,全聚德并没有考虑转型问题。 2016年,全聚德对饮水机业务进行了测试,并推出了饮水机平台“ Little Duck Brother”。但是,昂贵的价格和不良的口味使其无法与美国集团和饥饿的人们竞争。在短短的一年内,它于2017年关闭。之后的数据显示,全聚德的外卖业务仅实现收入36.7万元人民币,净亏损2431万元人民币。 2017年3月,全聚德还想进入休闲餐饮品牌,并计划收购北京唐城厨房。但是,由于未知原因,收购在八月突然结束。最后,全聚德转了一圈,没有找到适合您的转型之路。

最终结果是,全聚德已成为北京的一个旅游胜地,从举办高端商务宴会的高档餐厅到接待旅行团的旅游酒店,由于旅行团的标准较低,利润很低。再加上全聚德本身相对落后的管理模式,其本身的成本很高,人才难以保留。全聚德似乎已经成为烤鸭厨师的培训学校。训练有素的厨师很快将由其他烤鸭餐厅支付薪水。请离开,不能留住人才已成为全聚德创新和落后的根本原因。

在全聚德上市之年,这不成问题的200亿美元的收入如今已成为全聚德不可逾越的天蝎。这样的全聚德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当年的辉煌。